4月1日,网络问答社区“知乎”推出首款付费看答案的产品“值乎”。5月15日,“在行”推出了付费语音问答应用“分答”,随着一些公众人物和知名机构入驻分答,让公众对其的关注热度居高不下,也正式叩开了“知识付费”的大门。调查中,有63
6%的受访者支持为知识付费。网络问答知识变现 现在是时候吗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4月1日,网络问答社区“知乎”推出首款付费看答案的产品“值乎”。5月15日,“在行”推出了付费语音问答应用“分答”,随着一些公众人物和知名机构入驻分答,让公众对其的关注热度居高不下,也正式叩开了“知识付费”的大门。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调查显示,有63.6%的受访者支持为知识付费。  ●正方  是知识价值的体现  在以往的认知中,很多知识是免费的,因为免费,知识往往变得很廉价。尤其在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时代,经过一轮轮的“免费”教育后,知识的价值已经被埋没了。从表面看,互联网让知识变得没有了门槛是好事;可事实上,“免费”让各种各样的知识鱼贯而入,根本难辨真伪。而“知识付费”是针对用户的问题由专家来解答,在精准程度上,自然不是海量的免费信息所能提供的;所以,“知识付费”不但能很好地为用户解决问题,还是自身价值的最好体现。  一直,人们就没有为知识“买单”的习惯,一方面认为知识有用,另一方面却又认为知识不值钱。其实这是矛盾的,主要是互联网的海量信息在人们的潜意识中淡化了知识的价值。当虚假知识越来越多的时候,人们很容易被误导,所以很多人越来越迷惘,这时候,最需要的是权威机构能发布专业知识。“值乎”的推出,无疑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它让用户想要从专家处获得某一个问题的答案,就必须付出一定的成本,从而让知识变得更有价值。  随着各种精英机构的加入,人们其实愿意为优质的内容付费。一方面,“知识付费”能促进激励更优秀的内容产生,提高知识的创造分享动力;另一方面,“付费”形式让用户对所求知识更放心,也节省了海量筛选的时间。所以,“知识付费”虽然体现了知识价值,但是否能够持续下去,主要是看供给方是否能精益求精,提供有质量的知识;只有让用户觉得钱花得划算,才可能继续购买。  当然,在知识的传播上,“免费”也有其存在的价值,一味“付费”并不现实,只是完全免费模式会阻碍优质知识的产出,所以二者应成为互补,根据用户群体不同,各取所需。  徐建中
  ●建议  知识主播更应该蹿红  知识就是力量,知识理所当然也能变现。通过网络平台的相关产品,开辟出一块“付费问答”的窄众市场,这跟人们愿意为了游戏、音频、视频支付费用,其在道理上如出一辙。而现在,一些人肯为知识付费,相当于换了一种形式的“购买一本书、报了一门课”。而且,快捷方便、直奔主题的网络付费问答,也能明显节省用户在精力和时间等方面的综合成本。  “网络付费问答”映射了知识有价,但这类产品与服务的渐受注目和推崇,则未必都是所谓“前沿知识领域”的奇货可居、引人入胜。依我之见,有别于娱乐场上的“网络主播”,风起云涌的“付费问答”,重在推出和蹿红一批“知识主播”,并透过这样的潮流与氛围,有效烘托和传播出一种重视知识、尊重人才的社会主流价值观念。  “网络付费问答”须先蹿红“知识主播”。这并不是说前沿的知识、精当的建议无足轻重,而是讲,好比许多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往往离不开耳目一新的“形象代言”,那么“知识主播”的先声夺人、名气大振,就是印证“知识有价值”、“学习永不迟”的最好参照和衬托了。而且,当一拨拨的明星避开“声色犬马”,却专注于担当起“知识主播”,这其实也是明星人物重视社会价值的良好带动。  与其泥沙俱下,不如直接淘金。付费问答类软件的网上流行,体现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意识在改变:过去热衷低质量、低效益的免费筛选,将来则会越来越青睐优质高效的付费模式。为知识付费不可能“昙花一现”,关键还在意识的培植、习惯的养成。而这种“培育”的一个积极举措,我看就是期待在短时期内尽快蹿红起一批“知识主播”。  陈海荣  ●反方  加深拜金主义色彩  如果网络建立“知识付费”平台,又有市场销路,一些知识分子注册平台,成为平台的合作伙伴,从中赚取合法的钱财,可以帮助一些知识分子摆脱贫困,甚至可以慢慢富起来,从而体现知识的正价值,并可以增加知识的吸引力,增强人们学习的动力。  不过,当知识付费成为社会规则以后,那么问题来了。首先,加深拜金主义色彩。它会刺激一部分人变得功利,自私自利,甚至有可能变得唯利是图,凡事先把利益摆在第一位,讲价钱,实行等价交换,不给钱就不办事,慢慢地有的人变成了金钱的奴隶,少了公益心,远离了公益,不利于公益心的培育,不利于公益事业的发展,还会使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和距离越来越大。  其次,知识付费要立规。一来知识要折算成现金,必须是创新,是有价值的东西,离开这两点谈付费,则是一种误区,也是一种泛化。事实上,用创新的知识赚钱,也才符合知识产权法律精神,显然,用别人创造出来的已有的知识赚钱,则是一种侵权行为,包括网络平台在内,不仅不能支持,还要坚决反对。二来原则上,付费知识只适应于可以获得利益的商业行为或者其他私用行为,对于公益行为,要根据双方的约定决定是否收费或付费。三来价格要合理,不能漫天要价。四来要建立责任赔偿机制,有利必有责,既然收费了,就要对错误的指导和伤害负责,才公平。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知识付费无可争议,调查结果证实了这一点,因此可以说,网络平台推出知识付费服务,也是新事物,没有人可以阻挡。但是,知识付费如何进行,目前没有行业准则,还是一个法律空白。不论是从规范发展出发,还是从公平需要出发,知识付费要慎行。  所以,希望“试水”者谨慎行事,也盼望监管部门跟踪服务,帮助行业规范运行,使新事物从一开始就健康成长,防止打乱仗,影响这个本来可以允许存在的行业发展,造成一些误伤,结果,被暴力扼杀在摇篮之中。  李冰洁  ●提醒  应有价值评估机制  网络答问付费是随着互联网+的时代到来的一种扩展,是对知识就是经济知识就是力量的正面引导,也是对社会上曾有的“读书无用论”的一种有力的反驳。“知识付费”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一方面是人们观念的更新,在线音乐影视等产品都可以付费使用,那么付费买知识当然也可以有。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鼓励人们创造知识的不断更新,对社会的发展前进是有利的。因此,这种趋势值得肯定。  从市场经济规律来说,“知识付费”是平台网红经济或专家咨询与消费者的自然互动选择的结果,其兴衰自有其内在的规律。有别于知识免费自由分享的模式,其价值的大小主要看购买者的需求与个体体验。但也会有一种“价值”不大甚至令人失望的情形,这就应该对“知识付费”有一个很好的评估与定位的问题。  在网络答问的初期,兜售的知识鱼龙混杂的情形会存在,那么就很有必要对售卖的知识做一个优质优价的划分,打上“价值”标签让消费者自由选择。其次是销售的知识也要有清创甩卖推陈出新的模式,能让顾客买到最新鲜的好货。其三是顾客买到的“知识”是劣质的甚至带来了危害的后果,消费者应该可以退货或打折或投诉索赔的途径,进行维权。要做好这些,就必须有一个评估机制予以保证。  徐大发  ●三言两语  是知识价值本身的体现。  ——吕小萌  关键在于收益分配模式是否合理,如此才能长久服务大众。  ——康洪  有没有明星参加啊?  ——杨毅  什么都收费,掉钱眼里去了?  ——吕辉文  有知识就能挣钱,挺好。  ——贺鹏  拿知识挣钱并无大碍,但问题是,很多知识不是创新,是前人已有的,拿这个挣钱就不太合适了。  ——袁勇  知识就是生产力。  ——张晓宇  只要合法,就没问题。  ——谢立新

从鼎鼎大名的维基解密到百度知道、从知乎到分答、从头条问答到如今的微博问答,这一系列问答产品处处体现的都是对知识的尊重。

2016年的互联网什么最流行?答案无疑是基于“分享”的商业变现。这一点,从近日正火的付费问答就不难看出。把知识当作商品来“出售”,付费问答平台的走红让人们以最简单的方式看到了知识分享的价值。与此同时,知识变现的渠道也越来越多了。
收费问答应用走红
“如今大家的行为和消费习惯确实发生了变化。消费升级正在发生,市场成熟度已经足够。”“知乎live”运营负责人韦昌明说,作为知识分享社区,知乎的种种动作,都是围绕“用户分享彼此的知识、经验、见解,并收获新机会”进行,并非“凑热闹”。
韦昌明所说的“热闹”,或许指的是因为在线语音付费问答系统“在行”和“分答”而被炒得火热的“知识分享经济”。2015年4月果壳网上线经验交流O2O平台“在行”,被认为打响了知识分享经济的头炮。作为“在行”的延续产品,“分答”今年5月问世,并在短时间内成为“爆款”。
相比“在行”,在“分答”上开通账号的门槛显然低了不少。而且,对普通人来说,如果想从一些“高级别网红”身上挖出什么猛料,往往只需付出一点小钱,就能得到对方一条60秒以内的语音解答。
“互联网问答产品经过了3个主要发展阶段。”资深互联网产品经理蒋坚表示,第一阶段从早期的雅虎问答、百度知道等大众问答平台开始,脱胎于搜索并依赖搜索平台存在;第二阶段以知乎、果壳为代表,走专业化、社交化发展路线。“随着支付体系的完善,问答平台开始向专家收费模式进化。”
网红经济与知识变现不矛盾?
不过,60秒语音,能承载“知识分享之重”吗?
“‘分答’是个轻量级应用,适合回答‘是’或者‘不是’的问题,或是一个复杂问题的方向性解答,以及体验性的观点陈述。”“在行”创始人姬十三助理吴云飞如是解释“分答”的产品定位。但大多数人还是将“分答”这一模式定位为“知识噱头、网红实体”,更有人下了“付费分答,无关知识”的论断。“系统的知识获取还是只有培训一条途径。”在蒋坚看来,“小问题和小答案”其实是搜索平台的事,“大问题和复杂答案”是培训平台的事,而中间态的经验知识交流是专家平台的事。
对于质疑,“分答”表现得并不在意。“十万知识网红等你来问”是“分答”官网上的标语,团队毫不讳言提及“网红”。而且,“分答”提出了一个似乎更优雅的概念——“知识网红”。
被称为话唠的编剧史航,截至6月11日,在“分答”上已经回答了1961个问题,收入近10万元。“他通过专业技能为自己收获了一批粉丝,那么他就是网红。网红经济和知识变现并不矛盾。”吴云飞说。不过打开史航的页面,大多提问其实和“编剧”并无太大关系。网友更关心的是他的个人生活、爱情观和世界观。但这些究竟算不算知识?吴云飞觉得,知识的定义并没有那么清晰的边界,作为平台,他们要做的就是“信息匹配”。
收费问答的浪潮来了?
“这样的平台,能让更多人知道知识是值钱的。”蒋坚说。过去,果壳想让“科学”流行起来。现在,知乎和果壳纷纷推出新的模式,能让为知识付费流行起来吗?
韦昌明表示,这要看信息是否对他人或公众有存在价值,也要看是否能找到供求双方,然后基于合理的使用场景,通过方便的产品路径把供求双方直接连接起来。
事实上,据了解,国外对于付费问答的尝试也一直没有间断过。尤其是谷歌的两次失败经历,为后来者提供了借鉴。
早在2002年,谷歌就曾经推出过一个并非基于视频的收费专家问答服务“谷歌问答”,大约800多名专家队伍可以回答网民通过网页提交的各式各样的问题,每次服务的收费2美元至800美元,谷歌每次收取50美分的佣金。这一项目以失败告终。2013年11月,谷歌又推出了基于Hangouts视频聊天工具的专家收费问答、培训服务Helpouts,该服务囊括的范围很广,专家可以提供各种课程,从化妆课程到个性化锻炼,从四弦琴培训到治疗方案等。然而,尽管拥有大量忠实的专家团队,这款产品的增长却没有达到谷歌的预期。最终,该项目也以失败告终。
成本和效率被认为是谷歌探索失利的原因。有业内人士表示,用户提问需要支付费用,而这种10美元到20美元的付费,根本无法抵消专家的人力成本,却有效地阻挡了更多用户成为提问者。
与此同时,由于雅虎门户推出了“雅虎问答”服务,完全免费,也加速了谷歌收费问答的关闭。在“雅虎问答”成功的启迪之下,各国的门户网站或是搜索引擎出现了一批“克隆”的免费网络问答服务,比如“百度知道”。
但是,免费产品往往伴随着质量与内容的大量兑水,用户并不能快速地、有针对性地发现自己所需要的靠谱答案。目前在国内,只有知乎在免费开放的同时,保持着精耕社区运营的品质,但在商业化问题上,也一直没有好的解决方案。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在知识精英密度更高、付费习惯更好的美国市场,谷歌关闭了有一流产品与技术支撑的Helpouts,说明收费问答的浪潮暂时还未到来。

央广网北京5月22日消息(记者庄胜春)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你掌握的知识,如何快速变现挣钱?一款叫做“分答”的产品,最近在朋友圈火爆起来,注意,它和可乐、雪碧可没有关系,不是饮料,而是“分别解答问题”的缩写和简称,这是果壳网旗下“在行”公众微信号的一款付费语音问答产品。

当每一个自媒体人辛勤耕耘自己的公众号和粉丝群时,为内容变现的渠道和方式辗转反侧时,一种更为“简答粗暴”的赚钱渠道——“知识销售变现”,悄然来临。如当下较为成功的“知乎live”、“在行”以及“分答”,包括现在的微博问答,网友纷纷感叹“只需要回答问题,你就可以在家里躺着赚钱”、“这是知识经济最直接的呈现了”。

就在“分答”上线的前一天,知乎也发布了新产品——知乎live,同样是实时问答平台。有人说,随着这种模式的密集出现,“知识零售变现”时代正悄然来临。

我相信,真正知识的价值,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此付费,而它是否能产生持续稳定的收益,那就另当别论了。

如何把知识变成钱?


先给大家简单普及一下有哪些知识零售变现的产品。

在这里,我们就必须要聊一聊知识付费型较为成功的两款代表性产品-知乎live和分答。

今年4月1号,知乎在微信公号上线新功能值乎,注意,是“值得”的“值”。用户可以发布一段话,部分或全部打上马赛克,比如,我发一条:经济之声在北京的调频是多少?后面跟着一条马赛克。想刮开看?您得付钱。付多少钱我会设定,在1到10元之间。当然,这钱我不一定就能赚到手。如果付钱的人看了觉得不值,不给好评,这费用就归知乎了。

图片 1

除了值乎,知乎最近还推出了知乎live,一种“一对多”的问答直播,想问我问题?你得买门票,进到我的群里,提问互动。至于门票多少钱,同样也由我来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