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唯一一家贯穿音乐上下游全产业链的公司,太合音乐一直在不断地探索和调整,近两年投资及并购动作不断,持续加强以优质内容为主导的服务链路。百度音乐作为太合音乐在在线音乐领域的重要布局,承载着对C端用户服务的职能,然而随着在线音乐领域的竞争加剧,百度音乐原有的竞争优势渐显局限。面对新兴用户群的全面崛起,百度音乐此次变身,这也是太合音乐在用户触达、内容价值最大化等方面的积极探索。

至此,国内音乐行业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互联网公司DNA+音乐)、太合音乐集团(内容公司DNA+互联网)为代表的两种主要发展模式已然清晰。观察这两家的发展历程,就像在研究两派宗师的拳掌脚法,刚柔并济,各持独门绝技。音乐武林中的宗师比试,既讲究大战三百回合,而非一局定输赢;又讲究竞合博弈,过招后也不伤感情,携手再闯江湖。版权大战的硝烟仍未散去,且让我们来研究,腾讯音乐与太合音乐两派宗师的两种内功心法。

二 、中国在线音乐生态模式一直都在,只是发力点不同

纵观国外,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数字音乐音乐行业和音乐流媒体普遍呈现出“支离化”、“垂直化”的特色。知名国际音乐产品Pandora定位于做电台,Spotify和Apple
music定位于音乐流媒体,包含这些产品在内的国际在线音乐玩家却鲜有任何一方借助资本的力量走生态布局战略。

那么国内的在线音乐行业又是怎样出现“生态布局”的呢?其实,在线音乐行业的生态模式一直都存在,只是各家音乐巨头的发力点不同。

近几年,在线音乐行业已经由原来的野蛮生长、音乐市场盗版横行阶段,逐渐向粗放经营式经营、网络音乐移动端应用混战,再到向目前的崭新方向过渡。这种新态势是在版权争夺战中出现的,也就是各大重要在线音乐玩家的战略逐渐从垂直化发展向生态圈整合转变。

乐视最先提出要搞生态,不仅在智能手机、智能电视以及超级汽车等终端设备领域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资源,更是多次斥巨资布局影视娱乐、体育、音乐、以及媒体(近19亿元入股TCL多媒体)等领域,不断跨界,推进“互联网生态模式”。

腾讯阵营亦不甘示弱,提出要打造“泛娱乐生态”。据了解,腾讯的“泛娱乐生态”路径是,阅文集团创造原创文字/动漫内容,腾讯游戏、腾讯影业/企鹅影业、企鹅FM以阅文集团的内容为核心,创造出视频、音频、电影、游戏等多元化业态的产品。

今年6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向外界宣布,正式成立”阿里巴巴大文娱版块”。该版块囊括了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数字娱乐事业部。10月,阿里巴巴集团任用合一集团(优酷土豆)总裁杨伟东兼任阿里音乐CEO。同年11月,阿里文娱在发布会上提出,将围绕音乐、体育、电影、资讯、移动营销等多个领域开展多品牌跨界营销。

在在线音乐行业巨头全体开始采取“大动作”向生态圈资源整合方向“进化”时,太合音乐是一个极有趣的案例——这家音乐服务公司从一开始有意通过多起并购打通音乐行业资源,逐渐呈现出“花园式”在线音乐生态,内部可以实现养料互送与光合作用,而诸如乐视、腾讯,阿里的互联网文娱生态并未在音乐上中下游产业搞定资源与服务的有效流通。

虽然在线音乐正在高速发展,但是仍存在资本“用力过猛”,过度商业化等问题。生态之所以称之为生态,原因在于生态体系内部的各个元素是“互利共生”的。互联网音乐生态的发展与进化,应当是围绕着音乐人与音乐的“共生”,持续产出的音乐资源与优质音乐服务的“共生”,以及音乐文化价值的创造与音乐商业价值获取的“共生”。在部分人看来,以腾讯阵营为代表的“乐高式”生态注重推动关联产业“聚合”与跨界合作,推动了用户付费使得相关平台或公司获得盈利,卓有成效。但是会员付费仅仅是中国在线音乐的主要盈利模式之一,其他模式例如在线广告、版权分发、整合营销等领域的探索空间,更值得资本方与音乐服务提供方加以想象。

  此次品牌升级后,百度仍将继续提供资源、流量等多方位支持。据了解,太合音乐集团近期又投资、并购国内外多家优质音乐公司,不断扩张深化音乐服务的能力,保持自身在音乐行业的领导地位。

新萄京娱乐场x606com 1

一、“乐高式”与“花园式”在线音乐生态

1. 腾讯的“乐高式”在线音乐生态

腾讯新音乐暂时领跑中国在线音乐行业

在今年7月,在斥巨资与中国音乐集团“强强联合”后,腾讯逐渐布局起由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的在线音乐生态体系。据悉,在完成此次合并后,腾讯在版权歌曲和用户数量等“护城河”指标上,腾讯阵营暂时领先于竞争对手。根据行业数据调查公司
iiMedia Research的
数据,目前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市场份额分别为28%、15%和13%。合并后,新的音乐集团市场份额将达到56%,占据优势地位。

腾讯阵营的“乐高式”在线音乐生态布局

以腾讯阵营为代表的中国在线音乐巨头采用了一种“乐高式”的生态布局,这种生态从版权购买体系出发,拼接性较强,各大板块之间的互补性较弱,因而显得生硬,但是“乐高生态”却又很符合“资本方所期待勾勒的形状”——通过关联业务合并和资本联姻,进而扩大自己的扩张半径,是互联网行业再惯常不过的打法。

新萄京娱乐场x606com 2

具体来说,腾讯阵营的在线音乐生态主要由三项音乐流媒体以及一项音乐垂直服务构成,这四大产品独立运营,并且均对音乐版权内容具有较强的依赖性。同时,在这个“乐高式”生态体系里,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以及全民K歌四大产品之间,是一种“拼接共存”的模式,产品与产品之间互补性十分微弱,在目标用户群覆盖上存在较多交叉。这里姑且不提,腾讯阵营在提供三类具有相似服务性质的流媒体时,所要承担的产品与运营压力,以及腾讯阵营所拥有的庞大版权库,所意味的巨额成本,另一个很重要的潜在题可能更值得腾讯阵营担心——随着腾讯阵营在在线音乐行业的扩张,也更容易暴露出,其旗下的产品与产品之间或存在微妙的竞争关系。比方说某个用户有听歌或K歌的需求,显然这个用户可以划分为腾讯阵营的目标用户之一,那么这时候腾讯阵营是应该通过运营手段鼓励这名用户选择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还是QQ音乐?在没有妥善解决上述潜在问题之前,即便依靠重金打造了生态布局,腾讯难以坐稳在线音乐行业的头把交椅。

2.太合音乐“花园式”的在线音乐生态

太合音乐作为在线音乐行业的独角兽不再“隐形”

近段时间,太合音乐作为在线音乐行业的独角兽不再“隐形”。上个月,太合音乐还与全球最大的流行音乐曲库The
Orchard开展合作。同期,举办百度音乐全新战略发布会,高调宣布未来百度音乐将从播放器转型至“多功能平台”,打造人格化、场景化、智能化的音乐伴侣,并且有意打造“耳朵经济带”。而在太合音乐的规划中,收购百度音乐并非只是着眼于做一个播放器。从上个月百度音乐人的移动端产品全新上线以及PC端的H5更新,或许更能看出太合音乐对于在线音乐未来的思考方式。依托旗下的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等著名音乐厂牌,以及百度音乐、百度音乐人、百度乐播、秀动网、合音量等音乐交互服务平台,太合音乐有意贯穿音乐全产业链以探索在线音乐新方向。

太合音乐“花园式”的在线音乐生态

以太合音乐为达标的中国在线音乐巨头则采用了另一种“花园式”生态布局战略,这种生态布局从整合全音乐产业链着眼,已经深入渗透“音乐”土壤层,各大板块之间正在逐步实现“音乐养分”互相输送。

新萄京娱乐场x606com 3

以百度音乐人、秀动网以及百度音乐为例。作为一款由太合音乐打造的原创音乐平台,致力于为独立音乐人提供发布原创音乐、与乐迷分享交流的音乐社区,百度音乐人目前已经吸引了2万多组音乐人,仍在持续增加。在百度音乐人的网页版,我们可以看到,百度音乐人已经引入太合音乐集团旗下品牌,秀动网的包括并不限于独立音乐人的演出资源,逐步开展资源整合。同时,音乐人在百度音乐人上传的歌曲,也会在百度音乐得到推荐和展示。

新萄京娱乐场x606com 4

在这个例子中,百度音乐人为秀动网与百度音乐提供了独立音乐版权资源,而秀动网和百度音乐分别从线上与线下帮助入驻百度音乐人的独立音乐人从线上与线下更大范围地与用户开展视听互动。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三个产品仅仅是太合音乐“花园式”的在线音乐生态中的一个典型环节。太合音乐旗下不仅拥有海蝶音乐、太合麦田、大石版权等资源,线下还布局LiveHouse、演唱会、音乐节等,而去年底并购的百度音乐则是太合音乐连接上下游的主要入口,并能借此获得大量C端用户数据。

通过全音乐产业链资源的整合,太合音乐集团逐渐创造了自己的微型“花园生态”,利用光合作用产生了氧气和水分,其体系深深根植于音乐土壤层,不仅实现了产品与产品之间的养分输送,也实现了给音乐行业的养分输送。

  近日,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百度音乐正式进行品牌升级,百度音乐将变身为千千音乐,同时启用全新的LOGO和域名,以便更好地与太合音乐上下游全产业链相融合,实现各个模块的联动效应。

2017年国内音乐版权格局大变天,音乐行业继续大洗牌。据腾讯科技报道,5月16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已购下环球唱片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权。谈起腾讯音乐(QQ音乐、酷我、酷狗),一定离不开太合音乐集团。此前,太合音乐集团宣布成为全球最大流行音乐曲库The
Orchard的独家合作伙伴;4月太合音乐旗下百度音乐宣布拿下滚石唱片版权;在近期公布的艺恩《中国演艺赛事数据报告》中,太合音乐更是通过操盘张学友、薛之谦演唱会,拿下演唱会指数TOP10半壁江山。

三、总结

新萄京娱乐场x606com 5

综上,以腾讯新音乐为代表的“乐高式”生态布局,以及以太合音乐为代表的“花园式”生态布局,是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目前存在的两种主要模式。各大音乐巨头的“大动作”足以说明,通过资源整合构建互联网生态圈已成为当前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的新态势与新方向,各家的强势竞争势头亦能表明在线音乐行业难以出现一家独大。

虽然这两家音乐巨头在互联网音乐行业中暂时占据较突出优势,但是腾讯新音乐的“乐高式生态”意味着该体系对于版权资源购买的高强度依赖,明年腾讯是否能和华纳等音乐公司能成功续约将会成为其在中国互联网音乐行业进军的一大关键点。另外,太合音乐作为传统音乐服务提供商,能否在新赛点引入互联网模式进行转型,有较多难以提前预知的挑战。

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的未来,究竟落脚于“乐高生态”里的N种拼接玩法,还是“花园”生态里根系深扎的百花齐放,对此猫毛卯帽拭目以待。

  百度音乐升级为千千音乐,这不仅是一次简单的品牌升级,更是我们无限贴合新兴用户需求的举措。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刘鑫认为:改变用户心中的既定印象,是一次颇具挑战的革新,我相信在千千音乐总经理王磊的带领下,千千音乐会更加地包容开放,突破原有局限,充分发挥太合音乐的服务集群价值。

版权大战后的“危”与“机”,仍须谨慎乐观

开春的版权大战暂时尘埃落定,资本的介入、巨头的涌现、用户的活跃、正版化利好政策的推出,腾讯音乐、太合音乐两类音乐公司发展模式的形成,都让行业感受到盎然春意。但是音乐行业“危”与“机”仍旧并存,下面还是以腾讯音乐和太合音乐两种模式作为讨论对象。

对于腾讯音乐而言,高昂的版权成本将会极大增加运营压力,或将推涨音乐版权价格至新高度。据称,围绕环球音乐的版权战,出价最少的卖家手里也攥着2.4亿美元现金(约合16.5亿人民币)。假设腾讯音乐此次仅花费了16.5亿人民币,音乐版权有效期为3年,QQ音乐付费会员年费为178元。那么要对抵版权成本,单卖QQ音乐的话,得找来约928万个付费用户。当前腾讯音乐官宣付费会员用户数达1500万。在中国音乐用户付费习惯尚未全面形成的背景下,这其中的经营难度可想而知。最后,高昂的版权成本腾讯是会选择自己默默承担还是用户买单?可以预见的是,在盈利压力下,“版权共享”将是不得不为的结果。

另外,借此次与环球合作,尽管腾讯有意帮助环球旗下的Lady Gaga、Taylor
Swift等艺人在中国乃至全球市场进行IP产业链拓展,通过全产业链部署宣发、渠道、运营,来全面的升级这些明星艺人价值。但由于并非资深的内容公司出身,腾讯音乐对内容生产与分发、艺人培养与经纪等领域都相对生疏,还需要一定的摸石头过河时间。

而对于太合音乐而言,随着数字音乐的发展,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等巨头已纷纷在版权资源、流媒体服务、演出活动等领域布局,加速传统音乐公司+互联网的转型、提升产品在单个领域的竞争力、整合行业链条资源已成当务之急。同时,太合音乐集团旗下厂牌、数字平台及艺人众多,打通各个环节使资源顺畅流通、更有效利用音乐大数据服务用户也十分重要。

腾讯的在线音乐生态类似拼接的“乐高”,接近“资本所期待的形状”;而近期“逐渐浮出水面”的太合音乐集团根植于音乐土壤,向各个环节输送养料,似是致力打造一种“花园式”生态。这是目前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两种截然不同模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